首页其他类型你若是爱情温禾时靳寒嵊 (作者:南歌北舞)
加入书架推荐本书错误举报

第543章 直接打官司

温禾时和傅启政约在警察局附近见面。
温禾时把车停下来之后,就看到了站在路边的傅启政。
傅启政应该也是认出了她的车,马上就走上来了。
傅启政走过来的时候,温禾时正好开门下车。
下车后,她走到傅启政身边,两个人一块儿朝警察局的方向走。
走了几步,温禾时问傅启政:“你吃早饭了吗?”
傅启政:“……”
他没回答,不过温禾时已经猜到答案了。
傅启政胃不好,纯粹就是不按时吃饭作出来的。
“我妈包了饺子,我带了,一会儿你拿去吃吧。”温禾时说,“身体是自己的,你以后要多注意。”
听着温禾时关心的话,傅启政露出了笑容。
“好,听你的。”他接过她的话,倒是答应得很痛快。
温禾时轻轻“嗯”了一声,然后继续往前走。
温禾时和傅启政两个人很快来到了警局,负责接受报案的警察接待了他们。
听到温禾时说靳寒嵊强女干她的时候,做记录的警察手指都抖了抖。
实际上刚才温禾时进来的时候他就认出来温禾时了,之前她跟靳寒嵊的事儿那么高调,就算是不怎么关注新闻的人都知道。
靳寒嵊在海城地位摆在那里,他恋爱的时候,基本上所有人都在讨论。
先前俩人闹掰了,万万没想到,温禾时竟然来报警了。
这事儿还真是闹得难看。
而且,她这个时间……有点儿长啊。
都是七年多以前的事儿了,虽然有视频证据,但是不算太过直接。
“当时有做鉴定吗?”警察问温禾时。
温禾时摇摇头,“没有。”
听温禾时这么回答,警察露出了为难的表情。
“这个事情,建议你们直接打官司。”他沉默了一会儿,给温禾时提议:“我们这边可以替你提起诉讼。”
“哦,好,谢谢了。”温禾时微微颔首。
这个结果跟她和傅启政之前讨论得差不多。
温禾时还是很理性的,办案本身就是个严谨的过程,她手上的这段视频确实没办法很直接地证明靳寒嵊侵犯了她。
而且,他们应该也害怕得罪靳寒嵊,不敢妄加定论。
温禾时配合警方做了笔录,将那天晚上的事情回忆了一遍。
她和警察描述的时候,傅启政就在旁边坐着安静地听。
虽然温禾时之前已经跟他说过这件事儿,但她当时说得并不详细。
现在再听到这些细节上的东西,傅启政巴不得把靳寒嵊千刀万剐——
他竟然敢这样伤害她。
那一晚是温禾时二十九年来最黑暗的一段记忆,
她很少有勇气这样完整地去回忆,说出来更是第一次。
和警察描述完之后,温禾时整个人都有一种被掏空的感觉。
她浑身无力,面色有些白。
傅启政见她这样,张开手臂将她搂到了怀里。
温禾时没有推开他,
这个时候,她身边确实需要一个人依靠。
警察看到他们两个人亲密的举动之后,咳了一声,然后说:“好,我这边都记录下来了。”
“接下来我们会展开调查,联系犯罪嫌疑人做笔录,事情有进展了会第一时间电话通知你,你手机保持畅通状态就好。”警务人员对温禾时说了一下接下来的安排。
温禾时“嗯”了一声,和他道了谢,然后又去填了一下个人信息,之后就跟傅启政从警察局出来了。
整个过程不超过一个小时。
温禾时从警局出来的时候还有些恍惚,走路的步子都是虚的。
这个过程里,傅启政一直都搂着她。
停在车前,温禾时才反应过来,掏出车钥匙准备开门。
她刚刚从包里拿出来车钥匙,就被傅启政拿走了——
“我来开吧,你去哪里,我送你。”傅启政说,“你现在的情况不适合开车。”
“……找个地方坐一会儿吧。”
温禾时想了下,傅启政说得很有道理。
她这个状态,还是不开车比较好。
“好。”傅启政点头应下来。
这次,两个人换了位置。
傅启政开车,温禾时坐在副驾驶座上。
傅启政带着温禾时到了一家附近的餐厅坐了下来,他点了两杯咖啡,还有几道简餐。
刚刚下车的时候,傅启政特意把温禾时带来的饺子一并拿了下来。
点完餐之后,傅启政打开保温盒看了一眼里头的饺子。
他笑着说:“我大概有三年没吃过饺子了。”
上一次吃,好像还是跟她一起吃的。
那次好像是他生日吧,温禾时说按照传统要吃饺子,于是他们两个人找了一家中餐厅吃的。
一晃眼,竟然已经三年多了。
傅启政一说这个时间,温禾时就想起来了。
回忆起来过去的事情,她不由得抿住了嘴唇。
之前她一直觉得自己是一个不会后悔的人。
可是现在,她是真真切切地后悔了。
她在想,如果当初她不那么懦弱,如果她选择留在傅启政身边、让他帮忙,根本就不需要再承受这些。
人这一生总是面临很多选择,有时候一个选择错了,后面所有的事情都会乱套。
现在,她算是深刻明白了这个道理。
温禾时陷入了回忆之中,好半天都没有说话。
傅启政盯着温禾时看着,问她:“在想什么?”
“没什么。”温禾时回过神来,笑着说:“你不是有保姆阿姨吗,以后可以让她做给你。”
“你去岚城之后,有什么打算?”
傅启政似乎是不太想聊这个话题了,直接问起了她以后的计划。
“钟先生答应我会把公司迁到岚城发展,等情况稳定下来,还是继续做现在的事情吧。”温禾时说,“手下一批员工等着我养呢,我不能倒下来。”
她从来就不是那种会安于现状的人。
短暂的休憩可以,但如果让她长时间没有事情做,她就会陷入惶恐。
傅启政听到温禾时这么说,笑了笑,“好,如果需要帮助,随时找我。”
“嗯。”温禾时朝他点了点头,算是回应。
温禾时和傅启政在餐厅里头坐了一个多小时,之后傅启政就开车把温禾时送回去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