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玄幻奇幻乔诗蔓秦煜城 (作者:妈咪你马甲掉了)
加入书架推荐本书错误举报

第69章 九爷和七爷都成了妻奴

    秦煜城打量江一川的同时,江一川也在打量秦煜城。

    我凑,师父的客厅里居然坐着一个男人!

    这男人是谁?和师父是什么关系?家里有几套房?存款有几位数?他为什么会坐在师父的客厅里?坐姿还这么的嚣张!

    江一川十分不爽:老子全国格斗王,在师父家都只敢站着,不敢坐下,你小子算老几,居然这么狂!

    他捏了捏拳头,打算上前好好教训秦煜城一顿,好让他知道知道规矩!

    结果刚往前走了没两步,江一川便僵住了。

    仔细端详下,这小白脸儿的五官和栖宝宝好像有点儿像?

    ……不,不是有点儿像,是十分像!

    顷刻间,江一川沸腾了:我凑,这男人该不会是栖宝宝那个神秘的生父吧?!

    越看越像,除了面瘫点儿,和栖宝宝简直像一个模子里印出来的!

    江一川的八卦之魂开始熊熊燃烧,特别想拉住秦煜城聊个三天三夜,问他是怎么搞定他师父的,问完后再一拳把这家伙锤死:敢搞我师父?找死!

    只可惜,他一个问题也没来得及问,乔诗蔓就从楼上下来了。

    “小川你来了?”乔诗蔓把钥匙丢给江一川:“栖宝宝就交给你了,你在家看着他,或者带他出去都行,我只有一个要求,绝不能离开他半步,免得某些别有用心的人又打我宝贝儿子的主意!”

    说到“别有用心”这四个字的时候,乔诗蔓暗中狠狠的剜了秦煜城一眼。

    这明晃晃的暗示,江一川立刻懂了!

    ——渣男来抢抚养权了!

    呸!狗男人!孩子出生时逃得无影无踪,现在养得白白胖胖了,又来抢孩子。

    渣!实在是太渣了!

    江一川也跟着乔诗蔓一起瞪秦煜城,用目光谴责他。

    秦煜城:“???”

    他们瞪他干什么……

    莫名其妙!

    “师父你放心,我保证完成任务!”江一川一边恶狠狠的瞪秦煜城,一边咬牙切齿的表示:“我绝不会让任何狗!男!人!靠近栖宝宝的,狗!男!人!要是不长眼敢靠近,我就一拳捶死他!”

    秦煜城:“……”

    为什么隐约觉得这个狗男人是在内涵他?

    偏偏乔诗蔓还拍了拍江一川的肩膀,肯定了他的内涵:“说得好!”

    这下秦煜城确定了,这师徒俩绝对在内涵他。

    小丫头片子,越来越狂了,居然还敢带着人一起骂他。

    一会儿到车上,必须得好好收拾她一顿!

    乔诗蔓又嘱咐了江一川一些注意事项,随后便去车库开车。

    “我开车了。”秦煜城指了指自己停在不远处的兰博基尼。

    乔诗蔓淡淡的瞥了秦煜城一眼:“我说过要坐你的车了吗?”

    她没说过,是他自作主张来接她的!

    活该吃闭门羹。

    乔诗蔓发动车子,正想甩下秦煜城扬长而去,来个潇洒的退场,结果秦煜城突然拉开了副驾驶的车门,弯腰坐了进去:“那就坐你的车。”

    逆向思维,很好很强大。

    乔诗蔓冷笑:“那你可要坐稳了!”

    然后一脚油门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乔诗蔓以前可是玩儿赛车的,她开车就一个字:野!

    什么漂移,什么一百八十度大转圈……但凡坐过她车的人,打死也不会再想坐第二遍。

    乔诗蔓有心整整秦煜城,故意选错了车道,而且选的还是相反的车道!

    她在川流不息的大马路上逆行开车!

    前方,无数车子呼啸着扑了过来,换成别人,恐怕早就吓傻了。

    可秦煜城却毫不在意,甚至还悠闲的跟乔诗蔓聊起了天:“华国格斗冠军江一川是你徒弟?”

    乔诗蔓一个右闪,躲过了迎面撞来的一辆汽车:“是啊。”

    “他的格斗术是你教的?”秦煜城有些诧异。

    乔诗蔓挑眉,一转反向盘又躲过一辆汽车:“怎么?不行?”

    “行!当然行!”秦煜城大笑,突然侧身,到乔诗蔓脸上亲了一口:“我家宝贝最棒了。”

    乔诗蔓含羞带怒的瞪了秦煜城一眼,若换成平时,她肯定要一脚踹过去,勇惩色狼!

    可现在,她正在马路上逆行,必须专心致志关注马路上的情况,否则很容易发生车祸。

    这逆行,本是想吓吓秦煜城,可现在,反倒限制了她自己!

    乔诗蔓觉得没意思,一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,换成了顺行。

    换回顺行后,乔诗蔓终于有精力报仇了,于是反手就拧了秦煜城一把。

    秦煜城哭笑不得:“你也太记仇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,你错了,我从来不记仇。”乔诗蔓余光淡淡的瞥了秦煜城一眼,眼尾泛着绯红,妖冶动人:“因为大部分情况下,有仇我都会当场报,根本不用记。”

    嚣张恣意,爱恨分明。

    秦煜城勾唇:不愧是秦煜城的女人!

    他真是越来越为她着迷了!

    战氏拍卖馆很快便到了,临下车前,乔诗蔓突然问:“你不害怕吗?”

    “恩?”秦煜城侧头看向乔诗蔓。

    乔诗蔓也偏过头来,凝视着秦煜城岑黑的眼眸,认真的问道:“刚才我在车道上逆行,你难道一点儿都不害怕吗?”

    正常人,早吓瘫了吧?

    “不怕。”秦煜城对上乔诗蔓的视线,神色坦荡:“因为我相信你,你是天才,不是疯子,既然你敢冲进车流不息的马路上逆行,就说明你有能力躲开那些撞向你的车。”

    他顿了顿,突然伸手,宽大的手掌覆盖了乔诗蔓娇软的小手。

    “而且就算你躲不开,能和你一起赴死,也算死得其所。”

    男人凝视着她,深邃的眼眸里蕴着无尽深情,似乎真的已经做好了与她同生共死的准备。

    乔诗蔓心跳再次失控,砰砰砰,跳得让人不得安宁。

    她在脸红前甩开了男人的手:“肉麻!”

    然后逃也般的下了车。

    外面,拍卖会已经开始入场了。

    作为华国最大的拍卖馆,战氏拍卖馆气派恢弘,钟塔状的高楼独具西方特色,远远看去,整个拍卖馆就像童话里的古堡,高贵,古典,充满了历史感。

    拍卖馆门口有保安守着,乔诗蔓取出邀请函,正要进去,战寒爵突然笑着迎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小蔓儿,好久不见。”

    战寒爵张开双臂,以打招呼为幌子,趁机一把抱住了乔诗蔓。

    他在乔诗蔓耳畔低笑,暧昧的问:“想我了么?”

    跟在乔诗蔓身后的秦煜城看到这一幕,脸瞬间阴了下来。

    虽然西方礼节里,朋友见面会拥抱,但这里华国!

    在华国,男女授受不亲!

    抱什么抱?给爷松开!

    秦煜城上前,一把拎起战寒爵的衣领,就把他拽了回来:“没人想你,滚开,别挡路。”

    看到秦煜城,战寒爵脸色也阴沉了下来:“你怎么来了?我不是在尾博上明明白白的告诉你了吗?战氏拍卖馆不欢迎你。”

    秦煜城冷笑:“明天我就把它买下来,让它改姓秦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明儿个再来吧,今儿个它还姓战,只要它一天姓战,你就别想进去!”

    又开始!又开始!这俩人怎么一见面就掐架?

    乔诗蔓忍无可忍,上前一人给了他们一拳:“别在大街上丢人现眼!”

    这下,战氏拍卖馆的工作人员全都惊呆了!

    他们看到了什么?

    这个女人居然敢打秦九爷和战七爷?

    还骂秦九爷和战七爷丢人?!

    这也太彪悍了,美女什么来头?路子这么野!

    然而,更令工作人员们吃惊的是,秦九爷和战七爷居然都没生气,还反过来跟那个女人道歉!

    “小蔓儿别生气。”战寒爵拉住了乔诗蔓的胳膊,好脾气的哄着:“你不想让我跟他吵,我就不跟他吵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我要说的话!”秦煜城瞪战寒爵一眼,然后拉住了乔诗蔓另一个胳膊。

    工作人员眼珠子都快瞪掉了:这还是他们印象里残忍嗜血,阴狠可怕的秦九爷和战七爷吗?!

    这分明是妻奴啊!

    ,content_num